典型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典型案例

肖天淑律师: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完毕,其图纸设计中的配套设备工程应视为验收合格

作者:德和衡(石家庄)    发布日期:2020-04-10 13:30:00

案例: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案号为(2018)冀05民终3289号——上诉人河北沃德沃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邢台福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

委托人:上诉人河北沃德沃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一审原告

代理人:肖天淑律师  北京德和衡(石家庄)律师事务所


一、基本案情

2014年5月6日,河北沃德沃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德公司)与邢台福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麟公司)签订《太阳能热水系统安装工程施工合同》(以下简称<合同>),约定由沃德公司对福麟公司施工工程安装调试及售后服务580套太阳能热水系统。合同约定工程承包范围包括:安装、调试、验收、三年质保期内免费维修、售后服务培训等;承包方式为固定总价合同,工期为60天,合同总价款1740000元;同时约定付款方式为合同签订生效支付总价款的20%作为预付款,工人到施工现场支付总价款的30%,安装完毕支付总价款的30%,验收合格支付总价款的15%,剩余5%为质保金,三年质保期满无质量问题质保金无息支付;另外约定质量保修责任,要求在三年质保期内针对保修范围内的项目,福麟公司发出保修通知时间起24小时内沃德公司派人保修,若超期沃德公司承担相应责任,与此同时福麟公司可自行或指派第三方修理,费用以福麟公司实际发生费用的双倍计算,在质保金中扣除。合同签订后,沃德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履行。

2014年5月26日、2015年1月30日,福麟公司按照合同分别支付给沃德公司第一、第二笔款项348000元、522000元,共计870000元(50%的工程款)。

2015年5月至2016年8月,因福麟公司现场原因不具备安装条件,遂沃德公司陆续分批次进行安装。

2016年10月13日,福麟公司就《合同》履行中存在问题向沃德公司发出通知函。

2016年10月17日,沃德公司就通知函做出答复积极配合后期调试、维护工作。

2016年12月26日,沃德公司开具9张金额为870000元的发票给福麟公司,但福麟公司经多次催收一直未支付工程款。

2017年7月4日,福麟公司对3、4、7号楼完成竣工验收。

2017年7月5日、2017年11月17日,沃德公司向福麟公司发函提醒对方支付款项。

2017年7月25日,福麟公司向沃德公司发函称沃德公司安装的太阳能设备21套存在质量问题,另有93套安装的太阳能设备未调试,无法使用。要求沃德公司两日内进行维修调试,若违约将承担相应责任。

2017年7月27日,沃德公司回函称在2017年6月25日双方达成福麟公司逐渐支付工程费用,沃德公司积极处理售后服务问题的一致约定,但自2015年1月至今福麟公司均未按照双方调解意见执行一次。遂沃德公司未进行维修,福麟公司自行更换热水器。

2017年12月6日福麟公司对1、2、5、6号楼完成竣工验收。

2018年1月19日,沃德公司将福麟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福麟公司支付合同价款870000元及逾期付款造成的损失43500元,共计913500元;请求判令福麟公司承担诉讼费、保全费5000元及律师费等相关费用。

案件一审审理期间,福麟公司提反诉,向法院请求依法解除双方签订的《合同》;沃德公司赔偿福麟公司违约金261000元及损失70000元,共计331000元;要求沃德公司承担本案相关费用。

二、一审中代理人关于被告反诉的答辩观点

1.合同签订后原告陆续根据被告的要求进行安装,设备在合同签订后的两个月左右就已经交付给被告,因为被告现场原因不具备安装条件,只有陆续分批进行安装,但所有的太阳能设备都如期交付并且于2016年8月前进行了安装,2016年10月部分用户进行入住,原告也根据入住用户的情况进行了逐一调试,被告按照合同约定应当支付相应的款项,但是因为自身业主入住情况不连续以此为由拖欠合同款,原告具有同时履行权,有权要求被告先行支付合同款再履行维修义务

2.被告更换电热水器的问题没有和原告进行协商也没有通知原告,其更换的太阳能与原告无关,属于售后服务问题

3.被告主张的违约金无依据,合同仅约定了单方(原告)的违约责任,显失公平根据公平原则,原告有权主张被告迟延履行支付款项的义务,要求增加相应的违约金,且被告主张的违约金远远高于其主张的损失,违反合同法规定

4.被告自身所述也承认太阳能设备出现的满水不加热等质量问题属于售后服务问题,而不是由于安装问题根据河北省民用建筑节能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业主使用过程中认为节能产品不符合标准的可以委托具有相应资质的机构进行检测,具体责任由业主和房地产开发企业承担

5.本案纠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原告已经履行完毕主要合同义务,不同意解除合同,也不应当解除合同,请求驳回反诉请求。

三、一审法院裁判要旨

一审法院认为合同》是在原告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下签订的,合同有效。双方争议的焦点实际为原告安装的太阳能设备是否存在质量问题。原告申请本院调取的河北省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报告仅是对建设工程整体的验收,并不针对涉及本案的太阳能安装质量、产品质量作出评价。且经过本院现场勘验有130个左右的阳能水桶被卸下,双方对为何拆卸太阳能设备持不同观点,但双方又均未提交证据证实,证明自己的主张。综合原被告双方提交的证据,院不能确定安装质量、产品质量是否合格。在此前提下,原告主张被告给付工程款及赔偿损失,被告要求解除与原告签订的合同及要求原告承担违约责任,证裾均不充分,故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的反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因此,驳回沃德公司诉讼请求、驳回福麟公司反诉请求。

四、沃德公司上诉至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8月21日法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对此案件进行审理。

五、二审中代理人代表上诉人的主要观点

1.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①原判决认为,“双方争议的焦点实际为原告提供的大阳能设备是否存在质量问题”,该事实认定错误。本案争议的焦点应当为:太阳能设备出现的问题是生产质量题,还是售后服务问题?双方是否存在约,被上诉人是否应当支付欠款?上诉人提交了产品质量检验报告,证明了上诉人生产的太阳能经过国家监督部门检验,是合法合格产品,不存在生产质量问題;而且上诉人提交了台市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出具的竣工验收报告,证明施工已经完成并通过监管部门验收,且质量检测报告、建设竣工验收报告均为当地房地产工程工和交付使用的完整强制要求;所以被上诉人所主张的问题实际是合同售后服务问题。上诉人就被上诉人主张存在的问题进行答、反驳,双方对该意见不一致并不能作为本案的焦点,原判决认定本案焦点的事实错误。

②原判决认为,“双方又未提交证据证实,证明自己的主张证据均不充分。”该事实认定错误。上诉人提交了一系列证据,其中包括太阳能产品质量检验告、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报告,这些证据都是第三方合法机构依法作出,也是工程验收和交付使用的标准要求,具有充分的证明,证明上诉人提供的产品是合法合格产品,也充分证明了上诉人已完全履行了施工协议约定的全部义务,不存在原判决所述“证据均不充分”的事实。被上诉人主张太阳能设备存在质量问题,但其提交的证据恰好证明其主张不成立,反而证明所有问题都是维修的问题,而不是产品生产质量问题也证明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未经上诉人同意擅自拆装、更换太阳能设备,造成太阳能设备被破坏。

原判决“对于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2016年10月17日原告就被告发出的通知函中的题作出答复积极配合后期调试、维护工作。后因被告未完全支付工程款,原告分别于2017年7月5日、2017年11月17日向被告发函提醒对方支付款项。2017年7月25日被告向原告发出通知函截明:………被告将委托其他第方机构对上述问题进行维修…被告自行更换热水器。被告于2017年7月4日对3、4、7号楼完成竣工验收,2017年12月6日对1、2、5、6号楼完成竣工验收”。该认定描述证明双方争议的关键问题属于维修问题,即售后服务问题,而不是产品生产质量问题。上诉人提交的设工程竣工验收报告中明确“节能”专项验收合格,而太阳能设备依据法规定就是属于节能的内容,上诉人也提交了相关的法律依据。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上诉人实际履行完毕了合同义务,并履行了举证责任。被上诉人主张不过是为了拒绝付款、不承担违约责任寻找借口。综上,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2.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百五十ー条,“承揽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是关于承揽合同的法律规定,本案被上诉人购买上诉人生产的经过国家相关部门检验合格的阳能产品,该产品不是按照被上诉人的要求特意定作的,本案纠纷不是承揽合同纠纷,而是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原判决依据该承揽合同的法律规定作出判决是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是规定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前述可知,上诉人在审理中已经提供了完整的证据,证明上诉人的产品合格并且履行了合同义务,上诉人依法履行了举证责任。原审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七十五条、第二百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作出相应判决。

六、二审法院裁判要旨

二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采纳了以上代理人的观点,认为福麟公司与沃德公司签订《太阳能热水系统安装工程施工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福麟公司开发的邢台福麟御璟良城设计中有关于太阳能设计安装的内容,邢台市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出具的《河北省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报告》证明涉案小区1-7号楼均通过竣工验收,其中并无将太阳能供热系统排除在外的专项说明,应认定图纸设计中的各分项内容均已通过验收。福麟公司主张沃德公司完成了580套外挂太阳能板、内设热水桶的安装,但只有196套安装了相关配件及电子操控系统,其他均未安装相关配件及电子操控系统。沃德公司主张580套均已安装完毕,相关配套的部件都已按照规定安装,只是部分没有调试。对于双方当事人的争议太阳能设备是否安装完毕的问题,应当综合双方证据分析。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中均没有先安装外挂太阳能板、内设热水桶,在调试阶段再安装电子操控系统的约定或流程,故不能证明电子操控系统与外挂太阳能板、内设热水桶是分别安装验收。结合沃德公司提交无利害关系第三方出具的《河北省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报告》,应认定在竣工验收前,发包商和监理部门应当对项目设计的太阳能安装情况进行验收,然后报工程质量监督部门进行工验收。在无其他相反证据足以证实太阳能设备未安装完毕的情况下,应依据《河北省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报告》推定太阳能设备已通过验收580套太阳能设备全部按设计安装完毕。福麟公司主张的太阳能设备未安装完毕,但项目通过工验收,也不符合常理。关于太阳能设备是否存在质量问题。沃德公司提交的产品质量检验报告和《河北省建设工程工验收报告》初步证明其提供的太阳能设备系合格产品。如福麟公司认为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应提交相关部门的鉴定报告,单凭用户《确认函》和部分图片不能证明涉案产品存在质量问题。鉴于涉案工程通过了竣工验收,且福麟公司不能证明产品存在质量间题,故福麟公司应该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另由于沃德公司与福麟公司协调沟通不畅,福麟公司未支付剩余工程款,沃德公司维修保障服务不及时,造成部分用户不能正常使用太阳能设备,福麟公司与100户用户达成协议,对部分太阳能进行更换,实际产生费用70000元。虽然福麟公司不能证明涉案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但由于100户用户的太阳能设备已实际更换,为避免重复安装维修造成浪费,此费用由沃德公司负担较为妥当。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合同价款的5%为质保金,该项应予以扣除,质保金数额为87000元=1740000元×5%。综上,福麟公司应支付沃德公司工程款713000元=1740000元-870000元-70000元-87000元。

因此,最终判决撤销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人民法院(2018)冀0503民初187号民事判决;原审被告邢台福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审原告河北沃德沃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工程款713000元;驳回原审被告邢台福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反诉请求。


分享到:

Copyright@2017 版权所有      北京德和衡(石家庄)律师事务所  免费服务热线:0311-66189528

ICP备案号:冀ICP备17015951号